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橙雨伞公益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日志

 
 
关于我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2017-06-19 11:1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母亲节到的时候,朋友圈到处都是对母亲的赞美之声,说母亲多么含辛茹苦,说母亲如何无私奉献。


说实话,把牺牲当崇高,把苦难当伟大,这样的论调太旧太旧,一点新鲜感都没有,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好女人一直就是这么个样子。

 

我的母亲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女人,如果把她崎岖坎坷的经历写出来,我相信,很多人会感动的一塌糊涂眼泪汪汪。


但我,不希望我的女儿、我的妻子、我的妹妹,甚至世界上的任何女人,继续重复我母亲走过的道路。虽然,这样的道路或许会迎来鲜花与掌声。

 

今天,我想借着这个父亲节说一说,作为男性女权主义者,在我们家庭内部,我是如何践行性别平等的


(注:文末有彩蛋)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我觉得我闺女挺幸运的


我出生在河北一个偏僻的山村,今年39岁,有一个妹妹,我们两个相差5岁。


因为我是男孩,按照农村社会的约定俗成,我肩负着给高家传宗接代的责任。14年前,我闺女出生了,有时想一想,我觉得我闺女挺幸运的


就在她出生的那一年,我进入了现在的工作单位农家女杂志社,有机会接受到女权主义理论的洗礼,以至于,我是按照我对女权的理解对她进行培育的

 

我以为,女性地位低下的根源是男娶女嫁制度,我没有能力改变大的社会环境,但我一定要改变自己,从自身做起,不让我闺女做那个“泼出去的水”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河北农村的婚宴


对于绝大多数家庭来说,只要是有儿有女,女儿就只能做那个被压榨者


如果你是亿万富翁,你可以一碗水端平,把自己的财产儿子闺女每人一半。但一般的家庭,辛苦一辈子,只能买一套房子,那这套房子必然是儿子的。儿子要娶媳妇,没有房子怎么行?父母只好把自己的女儿撵出去,期待女儿住进婆家的家里。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俗话说,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嫁出去的女儿,住在别人家里,会是一种什么滋味?如果娘家没有自己的一间房子,即使是遭遇了家庭暴力也得忍气吞声。


我知道我成不了亿万富翁,但我能做的,是可以不生儿子,无论我穷也好富也好,我绝不让我女儿做那个原生家庭的受压榨者

 

城市里或许没有这样的概念,但在农村,不生儿子,那叫绝户,是要让人戳脊梁骨的。


在我们老家,多数人都是两三个孩子,像我这个年龄,生一个孩子的少之又少。我的朋友亲戚,几乎都是两个孩子,几乎都有儿子。我的压力可想而知。我听到的闲言碎语能收罗一大筐。

 

前些年,只要我一回老家,必然遭七姑八姨的批判,我的父母每次谈到这个话题,不是叹息就是摇头。我的岳父见我妻子没有生儿子,也经常对我流露出愧疚之情,曾一遍一遍地问我,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甚至,有人和我开玩笑,说不生儿子你娶媳妇做什么?我虽然碍于情面不与他们争论,但这种把女人当成繁殖工具的言论,越发坚定了我的信念。

 

我的朋友时常说,你是闺女,没有给儿子娶媳妇的压力。我每次都会反问他们,谁说女儿不能娶丈夫来?

 

我当然不会干涉女儿的自由,等她长大之后,婚恋问题当然要由她自己决定,但我作为一个受过女权主义理论熏陶的父亲,当然要做好迎娶姑爷上门的准备。至少,给女儿准备一套房子,等她飞得疲倦时,可以回来歇歇脚。不要像其他女人那样,在娘家居住几天,还要看哥哥或者弟弟的眼色行事。

 

(注:文末有彩蛋)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我愿意为了我妹妹试一试

 

没有在农村生活过的人想不明白,他们不知道农村为什么会是重男轻女重灾区

 

按照中国的传统习惯,像我妹妹这样的女人(有哥哥或弟弟),只要领了结婚证,就不是我们村里的人了,就与原生家庭脱离了关系,成了丈夫家的家庭成员。


按照农村的规则,女人只要结婚,除非政策不允许(例如和北京人结婚,八年之内才能户口进京),否则就应该把户口迁走。但我建议我妹妹,建议她把户口留在我们村。我不忌讳说离婚两个字,我就直言不讳地告诉她,万一离婚了,户口在人家村,不太方便。


我妹妹听了我的建议深受感动,她儿子已经十来岁了,户口到现在也没有迁走。我觉得,我有必要让我妹妹感受到,她还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她出生的家的大门永远都为她敞开着。

 

实际上,像我父亲这种有儿有女的家庭,只要女儿结了婚,即使你的户口留在村里,按照村规民约,也不会给你任何的村民待遇。好在我们村是一个偏远的村子,几乎没有任何的村民待遇,从我记事起,也没有发过什么福利。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冲突。

 

但是我知道,农村第二轮土地承包期再有十来年就要结束了,到时候,或许会重新调整土地。我建议我妹妹把户口留在村里,就是要保留她在娘家村分配土地的资格。或者说,我从内心来说,不愿意让我妹妹做那一个嫁人者。

 

女人作为媳妇这一身份的土地一直是有保障的,但却在自己的原生家庭分不到土地,我觉得这是非常悲哀的事。


如果重新分配土地,我妹妹当然可以在婆家村分到一份,但我觉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婆家村那一份是依附性质的,不是自己的。婆家村的土地,女人拿不动,带不走,万一婚姻有变,立刻就化为了虚无。

 

如果能在娘家村分到一份,无论你走到哪里,那份土地都会永远给你保留着。

 

我会永远站在这个角度思考,与我妹妹站在一起,让她争取娘家村的村民资格(当然是放弃婆家村的所有权利)。我知道这样争取有难度,但我愿意这样试一试

 

去年,我老家进行土地确权,按照中央的文件规定,只要家庭内部达成协议,就可以按照家庭内部的意愿,把其他家庭成员的名字填写在土地承包权证书上。

 

看到这样的政策,我的想法首先是,一定要把我妹妹的名字加上去,加到我家的土地承包权证书上。

 

不就是加一个名字,有必要写出来吗?

 

是这样的,这次土地确权,不改变土地的现状,你家原来多少亩土地,还是多少亩,只是重新登记一下名字,以前是户主一个人的名字,这次要把家庭成员的名字写上去。如果把我妹妹的名字加上去,就意味着多一个人分这块土地的蛋糕。

 

实际情况是,绝大多数人会让自己的姐姐或妹妹把名字登记在她们的丈夫名下

 

(注:文末有彩蛋)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我的新式过年法引起了风波


农村是一个既封闭又开放的社会,说它封闭,是因为他有一套独立于城市的运行系统;说它开放,是说他在这个封闭的系统里,成员之间彼此没有隐私可言,你干的每一件事,都有很多双眼睛盯着你。

 

有时候,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在农村都会引起轩然大波。

 

我和妻子都在北京工作,与其他客居在北京的外地人一样,平时没有假期,基本上是每年春节回家一次。春节的假期大家都知道,是大年三十到初六,一共七天。但我们老家的习惯是,初一到初五这段时间,闺女不能去娘家。就是说,整个春节假期,我妻子不能和她父母在一起过年。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尤其是,按照农村的规则,万家灯火举家团圆的大年三十,我的妻子必须与我的父母围坐在一起熬年守岁。

 

我觉得这不人道,谁不愿意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欢欢喜喜的过年?

 

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五年前,我就决定应该改一改这样的习俗。本来,我想和我妻子一起到我岳父岳母家过年,但我母亲说什么都不同意。我能理解我的父母,本来假期就短,又是过节,他们当然要与自己的儿子过。

 

那我只能退而求其次,我们两个各在各家过年,我陪我父母一起过年守岁,她陪她父母一起看电视春晚。

 

结果,我这个新式过年法,在我们那个农村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各种流言蜚语,各种冷嘲热讽,有的说我和妻子闹了别扭,有的说我们的婚姻亮了红灯,等等。

 

农村人都爱讲迷信,有人甚至忧心忡忡地预言,说我们这样做会触犯神灵,说我们家会有倒霉的事情发生,等等。

 

我不相信什么神灵,我觉得,如果真有神灵,神灵也不应该顽固不化,神灵也应该根据社会的发展调整生活规则。以前是农耕时代,大家基本不出远门,与谁过年无所谓,以后在一起团聚的日子还有很多。


但现在是人口流动的社会,一年就那么几天假期,再死守着媳妇必须与公婆一起过年的陈规旧俗,我觉得,这不但迂腐,而且是不近人情了

 

在此之前,我还改变了侮辱女性的祭祖传统。每年的大年初二,按照我们当地的习惯,要到坟头给祖宗拜年,我妻子作为高家的媳妇,自然要前去行跪拜之礼。我并不反对跪拜,但我觉得应该对等,就是我也到我妻子家的祖坟跪拜。实际上,传统规则对我并没有这样的要求。

 

我当然不能主动到她们家的祖坟跪拜去,那样有争夺我岳父岳母财产的嫌疑,我所能做的是,不让我妻子到我家祖坟去跪拜。

 

作为一名媒体从业人员,在我们村人眼里,我是一个有两把刷子的人。但我的离经叛道,在他们眼里,我又是一个匪夷所思的人。农村社会恪守传统性别规则,有一张无形的网,你看不见摸不着,但它坚不可摧,你想要摧毁它并不容易。但无论如何,我觉得我这样做还是有效果的,至少最近这几年,嘲笑更多地变成了理解。

 

我觉得,把我做的这些事情整理成文字,要比写写父亲节祝福、给女人唱几首母亲节的赞歌更有实际意义。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作者:高富强

中国妇女报《农家女》杂志编辑,微信公号女权时评圈评论员;著有《另一种美》,新浪微博@高富强


彩蛋到!

世界那么乱,跟橙伞君来看看


下周二晚19:00,橙伞君邀请到女性主义执业心理咨询师沈荟馨,


在大姨吗APP直播间聊聊,当遇到创伤,我们该如何自我疗愈,重建心理健康,做一个更强大的自己。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听完心理健康小课堂的直播,

你的心情一定会好一点~    


关注我们,收获有益又好玩的活动吧!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不发朋友圈,我在家里做女权爸爸 | 父亲节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