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橙雨伞公益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日志

 
 
关于我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同学,你了解性骚扰吗?” | 看完奥斯卡反性侵电影,我做了调查  

2017-02-22 11:2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学,你了解性骚扰吗?” | 看完奥斯卡反性侵电影,我做了调查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去年在微博上注意到《聚焦》这部电影,它是我接触到的第一部谈及“性侵”的影片,加之影片本身的优秀,给我带来很大的影响。


“同学,你了解性骚扰吗?” | 看完奥斯卡反性侵电影,我做了调查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电影讲述波士顿记者披露神父性侵儿童的故事,这些儿童中以男童为主。


片中有一个情节让我印象深刻,罗比·罗宾森回到母校和校方的交谈并不顺利,于是他谈起之前一位校友的经历,然后说:“我想我们只是幸运而已,你和我都是。”我深以为然。我借用这句话反驳过一些人,尤其是在刚刚结束的学期里做有关“校园性骚扰”调查实践的过程中。


“同学,你了解性骚扰吗?” | 看完奥斯卡反性侵电影,我做了调查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电影《聚焦》截图


专业课程里有社会调查与数据分析的课程设计,由于那段时间一直在关注女性权益,所以立刻就想到要做这方面的课题,校园安全范围太大,便缩小到“校园性骚扰”。调查期间,我试图和一些同学探讨遇到的难点和困惑,却总会被问道“你为什么要做这个课题啊?”说话间,脸色尴尬而局促,甚至不太愿意说出“性骚扰”这三个字


这是在整个过程中让我最无力的地方之一,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学习、学生工作中的佼佼者,能巧妙地解开课本上的难题,能高效率的完成学生会的工作,却在“性骚扰”面前手足无措。我甚至可以去和那些直白的表露恶意的歧视者据理力争,但在他们面前却突然丧失了发声的力气。这让我切身体会到,我们对“性骚扰”付出的关注和耐心,与它应该得到的程度相比简直判若云泥


“同学,你了解性骚扰吗?” | 看完奥斯卡反性侵电影,我做了调查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北师大学生康宸玮曾做过的校园性骚扰调查


虽然有磕绊,但最终还是得到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根据统计数据得到了以下意料之外的结论:


在所有未曾遭遇过性骚扰的被调查对象里,只有3.39%的被调查对象认为自己会选择忍耐和保持沉默。而在遭遇过性骚扰的被调查对象中,37.5%的被调查对象选择了沉默。


由于问卷的保密性,我很难找到这些当事人一一询问,不知道这些受过伤害的姑娘如果是在事发之前回答这个问题,是不是认为自己会默默承受呢?


“同学,你了解性骚扰吗?” | 看完奥斯卡反性侵电影,我做了调查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电影《聚焦》截图


在询问未遭受过性骚扰的被调查对象性骚扰施害者可能的身份时,


“陌生人”所占的比例高达86.44%,而在选择可能的施害场所时,“私人场所”同样占有较高的比例。这就出现了一个矛盾的地方,如果施害者大多数是陌生人,私人场所又如何能成为性骚扰的高发地点呢?


这些都表明,大多数人可能并不具备对性骚扰最基本的正确的认识。因为从未经历,所以可能低估了它会对受害者造成的伤害;因为没有真正的了解,所以只能靠臆测来推断;因为对性骚扰误解重重,所以当它真的发生时,可能会发现以前设想的应对措施行不通,不知道怎么正确的应对和解决,转而选择忍耐,甚至对自己发出责难。


“同学,你了解性骚扰吗?” | 看完奥斯卡反性侵电影,我做了调查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电影《聚焦》截图


我找到了一位填写问卷的同学,和她进行了一次交流。


这位女生没有遭受过性骚扰,但假设如果遇到了,她说第一反应会很愤怒,但会努力保持理智,在交谈的过程中,她提到了很多次“要冷静”“冷静下来很重要”这样的话。她认为无论是何种程度的性骚扰,自己都会反抗,如果可行也会积极地向他人寻求帮助。


谈到涉及权力关系的性骚扰时,她说会收集证据,事后也绝不沉默,要向有关部门举报,会报警。“总之一定要把坏人绳之以法”,在屏幕这端的我似乎都可以看到她在胸前握起的拳头。当我问到她会不会介意别人的看法时,她说:“别人的想法管我什么事,明明我是受害者,不是吗?”


但后来她也坦言称,如果遭遇到的性骚扰发展到强奸这种程度时,“拼了命也不会让他得逞”,但是却说不清楚拼命的具体原因,“就只是感觉不可以让他得逞,只要能反抗,就算没命了我也会反抗的”。我问她,会不会有部分原因是“一旦坏人得逞,自己就‘脏了’”这种想法作祟?她沉默了一会,然后发过来一个字,“会”。


随后她反问我:“你能忍受别人对你做这种事吗?”我想我也无法忍受,因为没有人愿意成为受害者,但我不会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甚至去了断自己的生命。这真的指不定是对谁的惩罚,坏人就是坏人,并不一定会从受害人的死亡中幡然醒悟,但如果我们还活着,就还能继续寻找机会和途径去让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同学,你了解性骚扰吗?” | 看完奥斯卡反性侵电影,我做了调查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电影《聚焦》截图


其实,这位女生的回答中有一个自相矛盾的地方,在生活中也很常见,我们说着知道自己是无辜的,可一旦想到在自己身上发生这种事情,就还是不由自主的觉得自己“脏”了。“觉得自己脏了”是一种羞耻感,因为它违反了社会一直以来对女性的教化,即维护贞操。且不说“贞操”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如果我们真正认可自己是无辜的,又何来“脏”“没了清白”这种说法呢?甚至说,当我们真的对贞操观念嗤之以鼻时,性别暴力对受害者造成的心理伤害或许能够减轻一些


“同学,你了解性骚扰吗?” | 看完奥斯卡反性侵电影,我做了调查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印度著名男演员阿米尔汗主持的节目《真相访谈》


社会一直以来灌输给我们的贞操观念就潜藏在我们的无意识中,而受过的科学教育则储存在意识里,理性的思考会告诉我们“受害者是无辜的”,可私下里却还是因自己失去贞洁而隐隐担忧。


“同学,你了解性骚扰吗?” | 看完奥斯卡反性侵电影,我做了调查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电影《聚焦》截图


在这次的调查中也明显看出,无论是假设还是真的遭遇过,性骚扰对受害者造成的伤害都是很大的,在生理、心理、财产等伤害中,心理伤害更是无法估量也难以修复,在种种考量和压力下,TA们中的一些人就像是被虐待的小猫,浑身伤痕却只能偷偷地躲在角落里用自己的舌头舔舐伤口,日复一日的活在恐惧中。


我们不能再事不关己便高高挂起,而是应该时刻提醒自己,“我们只是幸运而已”,如果对待性别暴力的态度没有改善,最终的恶果将要整个社会一起承担。


很多人会在表态的时候斩钉截铁,也确实有这样的信念,但在实际情景下却很难践行。我在写下这些话的时候也会担心,会不会哪些想法也是我自己的“想当然”,万一我很不幸的成为受害者,又能不能像现在希望的那样坚定和勇敢?随即也明白,如果还会犹豫,就要继续前行,去更多的了解,去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不断打磨思维的枝节末梢,才能长成一棵不需依附的、正直的、顶天立地的大树。


作者:贝壳


编辑:杨雨柯、任嬿如

图片来源: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