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橙雨伞公益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日志

 
 
关于我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难以送达的母爱:被家暴后,她与儿子已经三年未见  

2017-01-09 10:3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以送达的母爱:被家暴后,她与儿子已经三年未见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戴晓磊已经四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了。作为母亲,她无法想象已经六岁的儿子,在过去四年里经历了什么,现在长成了什么模样,笑起来会不会像妈妈。


2016年中秋团圆节,在加拿大长大的她停掉所有工作,独自在北京等待二审开庭的消息。

 
难以送达的母爱:被家暴后,她与儿子已经三年未见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在她看来,夺回孩子的抚养权,“比什么都重要”。


没有人会反对,这世间最伟大的,是母爱。在戴晓磊看来,最大的暴力,就是因外力使年幼的孩子与母亲分离。可她与儿子间的“外力”,不是外人,而是她的前夫、孩子的父亲。


2016年4月,在认定男方家暴行为成立、判决离婚的同时,法院将孩子的抚养权判给了男方。这让戴晓磊无法接受,提起上诉。

 
难以送达的母爱:被家暴后,她与儿子已经三年未见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戴晓磊在跟律师交谈

在这个难熬却坚定的过程中,她逐渐发现,与自己类似遭遇的妈妈并不鲜见。


父亲一方存在家暴行为,用暴力抢走、藏匿孩子;母亲长时间见不到孩子,无论婚内婚外;母亲难以行使抚养权和探望权,是这些案例的共同特点。

 
难以送达的母爱:被家暴后,她与儿子已经三年未见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然而,当她们寻求法律的支持与帮助时却发现:立法空白与执行的艰难,让母子重聚遥遥无期。

失去抚养权

 

2016年9月8日下午,戴晓磊穿着简约正式的黑色裙装,一人站在北京东四77文创园剧场的舞台中央。从幕后的影视美术指导,到台前的演讲者,将她推至聚光灯下的,是自己的家事。

 
难以送达的母爱:被家暴后,她与儿子已经三年未见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她缓缓道来的经历并不复杂:2005年,在桂林拍摄电影时,戴晓磊与前夫相识,坠入爱河。四年后步入婚姻殿堂。随后,丈夫的家暴行为开始出现。


演讲中,她一边用幻灯片展示被前夫刘某打坏的家具照片,一边讲述着遭到家暴的那些事。


戴晓磊无法接受这样的生活,她让刘某搬出家去,并提出离婚。然而不久,心软之下,她选择了原谅,并很快怀孕,次年生下儿子晨晨。


晨晨的到来并未缓解二人之间的矛盾,反而在孩子教育问题上的分歧越来越大。刘某的暴力行为也愈发严重。


戴晓磊说,刘某出身河北农村,唯一的姐姐没有婚育,全家上下对这个唯一的孙子非常看重。2013年,迫于婆家的强大压力,戴晓磊被迫同意让前夫家人把晨晨带到老家生活。当时,她并未多想,怎知一别竟到如今。

 
难以送达的母爱:被家暴后,她与儿子已经三年未见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2014年7月,刘某在杭州萧山机场当众打了戴晓磊一个耳光,机场公安局向刘某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一个月后,戴晓磊起诉离婚。


然而一审判决让她非常意外:她仅得到家庭暴力精神损害赔偿5000元,同时,没有得到孩子的抚养权。


“要是个女儿,说不定他们就不会来抢了。”戴晓磊说。


做最大的努力

 

即便没拿到抚养权,戴晓磊也同样希望,能够依法执行自己身为母亲的探望权。然而在中国,不少夫妻一朝为抢孩子撕破脸,另一方再见到孩子的可能性,往往微乎其微。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8条规定:

对拒不执行有关抚养费、赡养费、财产分割、遗产继承、探望子女等判决或裁定的,由人民法院依法强制执行。有关个人和单位应负协助执行的责任。


戴晓磊说,她曾一次又一次地跑到前夫老家,要求执行自己的探视权。可几乎每次,她都被恶言与暴力赶出,以至于不得不请保镖陪同。


其中一次,在法院与派出所民警的劝说调解下,男方勉强同意,让戴晓磊隔着一道玻璃门看孩子。这个建议被戴晓磊拒绝了。


“如果我只能隔着一道玻璃门见儿子,那我宁可不见。”

 
难以送达的母爱:被家暴后,她与儿子已经三年未见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9月8日的演讲结束后,戴晓磊对笔者说:“其实,我也可以去抢啊,但我不愿意那样做,我还是愿意相信法律。


她的代理律师戚连峰鼓励她:无论结果如何,都要想尽办法去争取。


在当年轰动一时的李阳家暴案中,女方Kim的代理律师正是戚连峰。在他看来,Kim最终能够获得孩子的抚养权,全在于她自己的“不断争取”。


“Kim的想法特别简单——你打我了,不行,我一定要个说法。她多次去派出所报案,不断地争取。”


戴晓磊也决定去作最大的努力。7月20日北京大暴雨那天,她举着伞,走进法院,做证据交换。


“抢孩子只是表象,其实背后是抚养权和探视权的没有落实。”87岁的王行娟说。28年前,她创办了中国首家民间妇女研究组织——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据王行娟了解,曾有广州某位法官坦言,涉及抚养权和探视权的案件,一多半都无法执行。“有些法官认为,孩子不是财产,法院不能去抢孩子。”


“法律的规定是明确的,法院应该按规定办事,发挥法律的震慑作用。”王行娟说。


据戚连峰介绍,在他及团队处理的大量案例中,经常遇到夫妻一方控制、藏匿孩子或阻止另一方看孩子的情况。


“我个人认为,以任何方式阻止对方见孩子,都是一种侵权行为。但实践中这种行为并不会受到严重的法律制裁。这就造成一方敢于冒法律的风险,造成的事实结果是被阻止看孩子的一方无法利用法律的力量实现自己的权益,也就是看不到孩子,其痛苦无法形容。”

 
难以送达的母爱:被家暴后,她与儿子已经三年未见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戚连峰接着说:“按照目前我们的法律规定和司法实践来看,对于这种情况还没有特别行之有效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充分重视,在立法层面和司法层面寻求解决方法。”


戚连峰也提醒过戴晓磊,即便最终拿到了孩子的抚养权,执行难也可能成为问题。


2016年11月30日,戴晓磊终于盼到了二审判决书。“维持原判”这个结果,让她难过而无奈。


就在判决下达的同一天,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民事部分)纪要》。


其中提及,涉及家庭暴力的离婚案件,从未成年子女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出发,对于实施家庭暴力的父母一方,一般不宜判决其直接抚养未成年子女。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