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橙雨伞公益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日志

 
 
关于我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2017-01-11 10:3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他都拿走了,不过没关系。”


2016年11月,我的姑姑,在和经常打骂侮辱出轨的丈夫生活了三十余年后,终于选择了放过自己,开始新生活。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姑姑是我爸爸的姐姐,我爷爷奶奶重男轻女,姑姑刚出生,没满月,就有了我爸,大我爸还不到一岁的姑姑,从小就被教育,要保护弟弟。


一起上学,是她为弟弟背书包、削铅笔;弟弟被同学欺负,是她抄砖头冲出去和小混混们打架;和奶奶分居的爷爷带其他女人回屋过夜的时候,是她安抚哄弟弟睡觉。


在我爸眼里,姑姑高大强壮,无所不能,所有事情都“找姐姐就好了”。而他懦弱和逃避的性格,更是让姑姑如同一只老母鸡一样,将他呵护的严严实实。


姑姑后来考上医大,继承爷爷衣钵,成了一名医生,性格爽快,做事干脆利落,手脚麻利,很受领导器重;弟弟高大帅气,有点小叛逆,但是非常听自己的话。在一切都很美好的那段时光里,她遇到了我姑父。


我姑父英俊、有礼,文质彬彬,喜欢听歌剧,看芭蕾,喜欢西方文学,随口能谈各种流派。常年嘴角带笑,一起吃饭时总是温柔的帮忙挑刺,还会做一手好菜。


唯一算得上缺点的,就是学历有点低,小学毕业。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这不就是爱情吗?”


姑姑,掉入爱河。我幼时常听到的,我姑姑有次想吃菠萝,姑父给她买了一大筐,她简直要吃腻了。“这不就是爱情吗?”她这样想。在某天,我姑姑和姑父,结了两姓之好。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婚后他们一直没有孩子,很快,她弟弟也结婚了,有了女儿,虽然爷爷奶奶非常不高兴自己的儿媳妇生了个女儿,不过又怎样呢?


她很喜欢这个女孩,她丈夫也很喜欢。


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姑姑和姑父非常的疼爱我。在月薪70块钱的年代里,姑姑走街串巷为我找到一双30块钱全羊皮小鞋子,姑父会给我买进口巧克力,带我吃那个年代少有的进口蛋糕,直把我惯得蛋糕材料稍稍差点,我闻闻就撇头了,这时候他会很高兴,“哎呦,看我们这么娇气的小姑娘。”


印象中,姑父还讲故事逗我,关于他少年时期如何养了只猫,然后把猫吊死之后吃了,怎样杀了邻居家的狗,狗肉又如何好吃,他还告诉我,“猫肉是酸的。”我咯咯笑着,或者会嫌弃的哇哇叫,他也哈哈哈地笑。


姑姑和姑父也显得十分幸福,城市中产阶级,姑父把对姑姑好得似乎含嘴里怕化了一样,饭桌上聊天,会聊些姑姑的小气性,聊自己怎样大半夜的爬起来为她做一口她喜欢的吃食。似乎他喜欢谁,便能把整个世界捧过来一样。


后面的时间过得很快,我跟随父母去了另一个遥远的城市,姑姑和姑父留在老家生活,偶尔过年回老家会见见面,姑姑还是那个爽快干脆的样子,姑父也还是那样宠着他的小姑娘。


然而,一切早有征兆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为了童童好你也要离开他啊!”


从什么时候开始察觉姑姑和姑父不像我以为的那么美满已经不记得了,可能是大人们细碎躲闪的只言片语,可能是某个电话里没盖住的惊呼。


直到03年3月某天,姑姑历经两天一夜艰难生下了我妹妹,还在病床上的时候,被我姑父从床上打了下来。而这一切瞬间撕开摔在猝不及防的我面前。


我很难相信温文尔雅的姑父会是一边骂着姑姑“婊子”、“贱货”一边对姑姑拳打脚踢的人。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而坚强太久的姑姑,也不断向我妈哭诉姑父是怎样的好吃懒做,从不工作,又大手大脚的花她赚回来的钱出去装腔作势,用她的钱不断招蜂引蝶,她下了夜班回家还被他勒令打扫卫生,对她动辄又打又骂。


我懦弱的父亲,并没有挺身而出像幼时姐姐对他那样去替我姑姑讨回公道,更多的是安抚她要忍气吞声,那些常见的车轱辘话。


隐约到我进入大学时,我父母关系恶化亦无暇他顾,姑姑才会时常打电话向我抱怨,抱怨姑父说了怎样难听的话,怎样恐吓责骂我年幼的妹妹,她怎样恐惧地抱着妹妹躲在房间里听他在外面又骂又砸。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不打屁股。”


一度妹妹的口头禅是“不打屁股”。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的妹妹也有了人际交往障碍,姑姑对我倾诉妹妹不知道如何向人示好,在幼儿园里想和小朋友玩,却拿剪刀划开了小朋友的脸。


我的妹妹敏感,怯懦,在家时脾气暴躁会冲家人大喊大叫,出门却一句话都不敢说,从来没有松开过家人的手,也没独自一人踏出过家门。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为了童童好你也要离开他啊!”


“他说要自杀咧!”


“那你报警啊!”


“报警有什么用,警察都不管的,邻里邻居的看见了我还怎么做人。”


“那你跟他离婚啊!”


“那不可以的哦!他说要杀我杀了你爸啊!”


用这些话,他控制了她几十年。


其实让她离不开他的不止是来自他的威胁,还有那些从小没被爱过的她以为是爱情的东西:恋爱时的那筐菠萝,曾照顾过我奶奶的情分,偶尔做的一口吃食,还有相信自己离开了他,他就活不下去了的病态的悲悯。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童童跟我说‘妈妈,我们杀了爸爸吧’,怎么办?


2015年春节前,姑姑给我打电话,又说起姑父打骂她。


“那你来XX(我的城市)吧,带上童童(我的妹妹),就放他一个人在那里,你们过来避避。”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最终她并没有来,她选择和那个魔鬼继续生活。


没过多久,或许是精神的压力,或许是身体的透支,姑姑患了癌症,发现时已经非常严重,当即入院手术。我姑父床前床后的伺候她,表亲们都相信我姑父这是改邪归正了,虚弱的姑姑,也决定原谅他。


好日子如镜花水月,没保持多久他又开始辱骂姑姑和童童,姑姑给我打电话:“童童跟我说‘妈妈,我们杀了爸爸吧’,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呢?


我出再多的主意,姑姑也离不开我姑父,那些曾有的一点点姑父对她好的细节,总在她想离开时就冒出来,无限放大,紧紧地拖住她离开的脚步


2016年,姑姑的癌细胞控制情况良好,坚持服药,和常人无异。我的妹妹偶然发现了她的父亲在这段时间里再次出轨,对方是当时和我姑姑同病房的另一个病人。


我妹妹火冒三丈地告诉我姑姑,姑姑告诉了当时正在老家的我爸,经过了漫长的三十余年,我爸终于冲过去跟我姑父理论了,结果一败涂地,被姑父威胁要砍死他再杀了我姑姑。


然后我爸被我姑姑叮嘱藏好,她带着我妹妹飞也似地逃到了我们家。


又是一轮劝她离开,又是一轮犹豫不决,休息了几天的她,带着满心的原谅回去了。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我想通了。”


我的姑姑,受过高等教育,有优秀的工作,有丰厚的收入,却无法离开一个吃她的,用她的,住她房子的男人。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才能拉住她,毕竟这是她的生活。


直到某天收到她的信息:

我想通了。”


“我离开他了,彻底断了,现在每天锻炼身体,准备带童童出国开始新生活。”


她曾和魔鬼度过漫长的岁月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太好了!那你损失了什么吗?”


“XX的房子,还有家里的字画和首饰,他都拿走了,不过没关系。”


2016年11月,我的姑姑,在和经常打骂侮辱出轨的丈夫生活了三十余年后,终于选择了放过自己,开始新生活。


她终于结束了这段和魔鬼度过的漫长岁月。


作者简介

灼子:体制内开出的逆反的花,没准备搞大新闻,想为世界变好做一点微小的工作


图片源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