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橙雨伞公益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日志

 
 
关于我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想富养孩子,却穷了自己?  

2016-08-08 11:3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富养孩子,却穷了自己?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母亲工作 孩子谁带?

小芬在一个工厂当文员,育有一儿一女,因为公婆都不在世了,没人帮忙带孩子,年幼的儿子就被寄养在农村的大伯家,直到可以上幼儿园,才被接到身边。

每天下午四点半向厂里请假把上小学的女儿接出来,回去上半个小时的班,等五点半再去幼儿园接儿子。

可是,孩子一生病,这种勉强维持的平衡就被打断了。

小芬不得不请假回家照顾孩子,有一次儿子发高烧迟迟不好,小芬不好意思再请假,她很为难,可是谁能够帮她照顾孩子呢?

同样与她一样困扰的小兰,孩子在农村待到三岁被接到身边,因为婆婆不适应城市的生活没有跟过来,老公也不在身边周末才回来,每天两个小时的加班就让她非常为难。

如果请假不上班,工作势必受到影响,如果不请假谁来接孩子,这两个小时里,孩子由谁来带?

每个为人父母的人,都要面临孩子谁来带的困境,据第三期妇女地位调查数据显示,孩子由家庭承担照顾责任的占到99.99%。其中,母亲作为孩子日间主要照顾者的占63.2%。

而对于同时在上班的母亲来说,孩子的照顾与工作之间的矛盾就显得非常明显,小芬与小兰就是无数在矛盾当中的母亲的缩影。

面对这种矛盾,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处理方法。

大多数人会把孩子交给父母来带,家庭经济条件允许的会请保姆来帮忙,没人帮忙或者不放心给父母、保姆照顾的母亲,干脆就辞职回家做全职妈妈,而这势必就会而影响女性的就业率。

据统计,1990年城镇女性的在业率为76.3%,2000年为63.7%,2010年则为60.8%,另一组数据更加佐证了照顾对就业的影响:城镇25-34岁有6岁以下儿童的母亲在业率为72%,比同年龄没有子女的女性低10.9%。


底层女性除了兼顾孩子,还必须工作

而对于很多农村女性来说,第三期妇女地位调查数据显示,农村女性的在业率为82%,农村在业女性主要从事非农劳动的比例为24.9%。

而这些农村女性当中,有一部分则成为家庭的留守妇女,一部分则外出打工,但由于城市高昂的生活成本以及缺失的教育资源,再加上长时间的工作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很多人将孩子留给老人在老家留守照看。

对于部分妈妈来说,特别是对于没有经济能力请保姆,没有老人帮忙照顾,没法只靠丈夫养家的底层家庭,妈妈必须要出去工作才能养活家庭。

小芬的老公就是在另一家工厂打工,他的工资只有三四千,她不工作根本不够供养两个孩子的生活。这个时候,一边工作一边将孩子带着身边,将要付出超出常人的辛苦。

在外打工二十多年的华姐每次谈到这个就要落泪。

在年轻时原本可以找到一份不错的文员工作,可是为了能够把孩子带在身边,为了让孩子可以持续地读书,她不得不找一份学校附近的工作,低工资、高强度的劳动,还没有社保,不过想想孩子还是咬咬牙,一坚持就是九年。

对于底层的女性来说,可以选择的工作,通常都是面临加班,甚至上夜班,五天八小时的工作变得非常稀有。

有的妈妈没法同时兼顾照顾孩子,不得已选择了非正规就业,比如临时工,或者拿些手工活回家做,可是价格非常低廉,妈妈要付出很多时间才足够补贴一点点家用。

比如小丽,她拿附近工厂的吊牌回去做组装,组装一个得到的报酬是1分1,她充分利用一天所有的空闲时间来做,拼命地做,最多也是3000个,忙活一天下来才33元。

还有一位带孙子的阿婆,每天从早到晚组装一个零件,花七八个小时,才能挣十二元钱。

有学者从全国普查数据推算2004年非正规或非常规就业部门中的女性占女性职工总数的63.7%,比男性高出14.1%。


想富养孩子,却穷了自己? - 橙雨伞公益 - 橙雨伞公益

 

▲组装整版只能得四元钱,而阿婆却要花上半天的时间


非正规就业进一步造成妈妈们的贫困

为了照顾孩子,很多妈妈在职业上的发展不仅会受到限制,同时选择非正规就业以及在家全职照顾孩子,这些都给女性造成贫困化。

据数据显示,女性约占贫困人口的60%至70%。

女性在经济上的不自主也影响了家庭地位与角色分工,年轻时在经济上依赖于男性,养老则依赖于子女,这都深深影响了家庭的性别角色平等,比如因为在家做全职妈妈的小丽,一直以来都不敢跟丈夫提任何家务分工的要求。

这好像是一个死循环,如果照顾孩子由女性来承担,女性的就业势必就会受到影响,这导致女性的贫困化与女性在经济上依赖男性,一个家庭照顾孩子的责任则更倾向于落在女性身上。

如何打破这个死循环,让照顾孩子不再只是家庭特别是由女性来承担,这或许需要全社会去反思与面对的。

在企业不办社会、强调竞争力与经济利益的市场社会,大多数的工作是并不利于家庭照顾的,再加上国家在社会照顾上的公共服务的缺失,家庭照顾就落在了女性身上,挤压了很多女性的就业空间,在这样一个性别不友好的社会结构,女性的解放将更加看不到头。


作者简介

童菲菲

广东木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项目统筹,扎根基层社区


*本文部分配图来自flickr.com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